+61 7 3637 2000

1977,78,79和80年,Osborne家族每年都会来到天阁露玛度假。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在码头旁观赏海豚。当时码头已经有了照明设施。因为灯光的关系,吸引来很多的小鱼,海豚们就喜欢争先恐后地抢鱼吃。1980年12月,Osborne家族购买了度假村。那个时候,天阁露玛只有27名员工,而如今员工总人数已经达到325名


整个80年代,我们每天坚持去码头看这些海豚,了解他们每天日落之后大概会几点来到度假村。刚开始,有一条海豚她基本每天都会来到度假村,我们叫她Eric。1986年,Eric来地就更加频繁了,来地时候还带着一条小海豚叫Bobo。当时我们就意识到Eric 应该是一条雌性海豚。Betty说因为这条海豚身段非常优美,就叫她Beauty(美丽)。


那段时间,晚上在码头上钓鱼的客人开始把他们钓到的鱼和鱼饵扔给Beauty,慢慢地Beauty开始接受这些礼物。她还把头伸出水面上来看我们的客人。有了这样的互动之后,客人们就更喜欢仍鱼给她吃。Betty开始关注鱼的质量,于是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准备一桶新鲜的小鱼给客人们扔给Beauty吃。1990年下半年,Beauty又带来了新的小海豚,我们叫她Tinkerbell。从此之后,Beauty成为了每天来到度假村的常客,风雨无阻。

在1992年1月,Betty 觉得Beauty变得越来越友好。有时候Betty离她很近的时候,她也没有很紧张。于是Betty尝试亲手喂鱼给Beauty吃。Betty和另外两位对非常有兴趣给Beauty 喂鱼的员工一起,走到水里,拿着鱼,慢慢靠近Beauty。几次尝试之后,终于在1992年,Beauty游上前来,吃走了第一条我们亲手喂给她的小鱼。当时Bobo和Tinkerbell 只是在后面看着,始终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。

从1991年到1992年的冬天,Betty、我和我们的贵宾犬Yoplait,每天晚上都耐心地等待海豚们的到来。Yoplait总是会第一时间听到海豚们的动静或者闻到他们的味道,然后就兴奋地在沙滩上蹦跑,接着跑到码头上开始叫,然后低头看着水里,迎接海豚们的到来。

当Beauty慢慢适应并喜欢每天晚上吃我们喂给她的鱼之后,她就渐渐鼓励Bobo和Tinkerbell一起加入。不久之后,Bess和Karma也慢慢靠近Betty和其他员工,并开始接受他们给他们的小鱼。很快,Betty和Beauty之间有了默契,每次只要Betty在水中,Beauty就会直接游到Betty身边。Beauty也很放心让Tinkerbell靠近Betty.

1992年8月,我们决定不再每天晚上无论多晚都等他们来度假村,然后再喂鱼给他们吃。我们决定只要9点之后他们还没有来的话,我们就回去睡觉。很快,这些聪明的海豚就知道要吃鱼就早点来。

1992年,对于我们的喂海豚项目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。92年年底的时候,我们一共有6条海豚常客,除了Rani之外,每条海豚都会吃我们喂给他们的鱼。我们起草了海豚保护方案,并得到了海洋管理局的批准。92年的12月,我们在码头安装了更好的照明设施,并且允许所有度假村的住客都可以下水喂海豚。很快我们就向媒体宣布了我们的喂海豚项目,这个项目没多久就享誉世界了。

1993年,一条年老的雄性海豚来到了天阁露玛,我们叫他瞎子Fred。Fred非常喜欢冲到我们面前,但是他基本已经丧失了捕鱼的能力。我们觉得他已经完全失明。继Beauty之后,Fred是我们最喜欢的海豚之一。

Fred性情非常温和,喜欢绕着我们转。7月,Echo来了。他的妈妈陪着他来了三个晚上之后,她在后面看着,让Echo过来吃鱼。然后他们两个一起消失了三个晚上,第四个晚上,Echo独自来到度假村,显得非常饿。当时他只有8个月大,身体状况非常糟糕。非常明显,Echo已经成了孤儿。

我们决定打破我们的规定,在之后的两年内,我们觉得一直喂鱼给Echo吃,喂到他吃饱为止。对于Echo来说,让他独自生活很危险。Fred后来就开始照顾Echo,之后他们两个相约一起来度假村,活动结束之后就一起回家。Echo大概两岁的时候,终于可以自己捕鱼了。于是我们决定减少每天给他的鱼,降低到他每天食量的20%,和其他的海豚一样。Echo现在是这一群海豚中的捕鱼高手。Rani后来也加入了喂鱼的行列,当时我们每天晚上基本都有9条海豚。


1994年,Lefty来了但是Karma却没有来,可是经常可以在海湾内看到他的踪影。

我们开始了我们的海豚教育中心,并聘请了专职员工,之后我们又建立了天阁露玛研究项目,和昆士兰大学一起为海洋研究筹集资金。

1994年最好的新闻就是Beauty在10月10号的时候带来了她的新宝宝Shadow。在95年的时候,第二个宝宝出生了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非常难过的时候。Beauty的喙上长了肿瘤并且受了感染,导致她没有办法快速的游泳,同时也丧失了捕鱼的能力。我们让海洋世界(Seaworld)的兽医帮她诊治,但是他们说他们也无能为力了。我们不得不考虑Shadow的安危,因为她只有9个月大,没有办法独立生存。Echo的经历让我们学到了很多,我们决定尽量让Beauty和Shadow相处的时间更长一点,让Shadow有机会独立生存。我们又一次违背了我们的规定,我们加大了给Beauty的食量,然后给Shadow喂小鱼。

非常不幸的是,1995年12月24日,是Beauty最后一次来到海豚岛的日子。我们找了她好久,可以都没有成功。12月27日晚上,Shadow只身来到度假村,顿时我们明白Beauty永远的离开我们了。

之后的14年间(96年到10年),我们的喂海豚项目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我们新建了我们的码头,新的海豚保护中心由Trevor Hassard来管理,并且专门聘请了海洋生物学家。

由于自然因素,我们失去了Freddie和Bess。Bess留下了Nari和Rani 两条雄海豚。Freddie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。


Beauty离开了我们,但是她给我们留下了这个项目,更重要的是留下了她的三个孩子——Bobo、Tinkerbell和Shadow。Tinkerbell的三个孩子——Tangles、Storm和Phoenix。Shadow的两个孩子Silhouette和Zephyr。很可爱的一家人,他们都是一群和我们的外婆和母亲一样温顺可爱的海豚。这个家族有5位女性成员,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带来更多的新成员。

每次我们站在码头观看喂海豚的时候,看着这些年轻的海豚在这儿玩乐,Beauty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当年的Beauty。至今都难以相信,Beauty尽然给我们留下了这么珍贵的财富。

BRIAN OSBORNE 
2010年3月

 
Privacy policy